阳光乐观的猫咪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第二十集《孙策之死》:

策哥就出来过两集,虽然两集里都是主角,但是第二集就死了……〒▽〒

1.如果说曹总是奸雄,那么策哥就是真正的英雄。他的身上始终有股昂扬的英雄意气,就像片尾曲毛阿敏唱的那样“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当然,三国里很多人身上都有,甚至董卓在特定时候都有过,这也是老版三国的拍摄主旨。但没有一个人像策哥这样纯粹,是的,纯粹。连尼轰的三国偶像赵子龙都不是,他是为自己的忠诚和主公,而策哥啊,就是因为英雄而英雄。我喜欢纯粹的人,像纯粹的谋士郭嘉,还有纯粹的英雄孙策。

他会与对现状已经满意的张昭这样说




而在被袭击刺杀之前,他还念念不忘重修汉光武帝的庙,常思先贤之志。



策哥要不是早逝,也许东吴还能争一争天下,他生前东吴基本上都是对外扩张的态势,而在他死后,基本上都是保江东的守势而已。哪怕是那样鼓舞人心的赤壁之战,在我看来也是联合其他弱势势力成功对抗强大曹魏的反击战而已,遑论后来的其他战争。

早逝的杰出人物都会让人这样慨叹,就像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奉孝没那么早走,赤壁之战结果如何都很难说,至少像他那样的心理学大师,定能看出诈降一事的真假;如果赤壁之战曹军一路南下,天下一统也就不是不可能的事了。

人的因素,尤其是英雄人物领袖人物的作用有时真的非常重要啊。


2.关于孙策的死,众说纷纭。

三国志记载说是许贡的门客为报仇而行刺孙策,但当时正是曹操和袁绍准备决战的紧张时刻,而孙策又准备率军北上袭击许都,迎接汉献帝,时间过于巧合,故有人认为不排除有曹操派刺客行刺的可能。

(《三国志·吴书一·孙破虏讨逆传》:建安五年,曹公与袁绍相拒於官渡,策阴欲袭许,迎汉帝,密治兵,部署诸将。未发,会为故吴郡太守许贡客所杀。先是,策杀贡,贡小子与客亡匿江边。策单骑出,卒与客遇,客击伤策。创甚,请张昭等嘱以后事,呼权佩以印绶,至夜卒,时年二十六。

《孙策传》裴注引《江表传》曰:策性好猎,将步骑数出。策驱驰逐鹿,所乘马精骏,从骑绝不能及。初,吴郡太守许贡上表於汉帝曰:“孙策骁雄,与项籍相似,宜加贵宠,召还京邑。若被诏不得不还,若放於外必作世患。”策候吏得贡表,以示策。策请贡相见,以责让贡。贡辞无表,策即令武士绞杀之。贡奴客潜民间,欲为贡报雠。猎日,卒有三人即贡客也。策问:“尔等何人?”答云:“是韩当兵,在此射鹿耳。”策曰:“当兵吾皆识之,未尝见汝等。”因射一人,应弦而倒。余二人怖急,便举弓射策,中颊。后骑寻至,皆刺杀之。)

而裴松之《三国志注》引《吴历》记载,孙策受伤,医生告诉他,说这伤可以治,但应好好养护,一百天不能有剧烈活动,也不能动怒。孙策拿过镜子自照面目,对左右说:“脸成了这个样子,怎么还能建功立业!”奋起虎威,推几怒吼,创口迸裂。当夜死去。

(《吴历》:策既被创,医言可治,当好自将护,百日勿动。策引镜自照,谓左右曰:“面如此,尚可复建功立事乎?”椎几大奋,创皆分裂,其夜卒。)

而《搜神记》则曰:策既杀于吉,每独坐,彷佛见吉在左右,意深恶之,颇有失常。后治创方差,而引镜自照,见吉在镜中,顾而弗见,如是再三,因扑镜大叫,创皆崩裂,须臾而死。

……总之各种说法都有,但是那个觉得毁容了就死了算了的版本不符合策哥的性格啊,于吉索命那个也真是够了= =所以我还是比较相信伤重而死的说法,没那么多玄乎的东西。

从这一方面来说,扭三表现得比较真实而悲惨(当然扭三为了捧二谋子把坚爸策哥都弱化了),但是老三还是比较喜欢孙策这个人物的,不忍心给他这样悲惨的退场,因而本集策哥伤口是在心脏部位而不是面颊,死得非常体面文艺,很符合他英雄意气的性格,让他隆重华彩的退场给观众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总的来说,老三里,他是气死的,还是三气。(恭喜策哥终于跟公瑾”死同因“了……_(:з」∠)_

一气是因为老母。策哥受伤之后,好不容易能下地了,结果看到家里这样↓


策哥的家本来是非常美丽文艺的,架子上开满了紫藤花,结果被吴夫人用于吉的符给挂成了这种鬼样子╮(╯▽╰)╭

策哥劝母亲不要信这些


PS:其实大乔挺好看的,只不过小乔更好看。

但是吴夫人说……


策哥说不动母亲,只好直接命令下人拿掉。但是母亲一声怒喝= =


策哥他只好……


亲生的吗这是!……_(:з」∠)_

说到吴夫人,插个花。三国演义说是吴家姐妹同时嫁给了孙坚,姐姐吴太夫人生策权栩匡,妹妹吴国太生尚香。其实ZS上只有吴太夫人一人嫁给了孙坚,孙权称帝后追尊吴夫人为武烈皇后。

据说,孙坚听说了吴夫人才貌双全,想要娶她为妻。吴夫人的亲戚们嫌弃孙坚,认为孙坚为人轻浮、狡诈,将要拒绝孙坚的要求,孙坚感到非常羞愧和遗憾。吴夫人知道孙坚不好惹,就对亲戚们说:“为什么要为了爱惜我这个小女子而招惹祸事呢?如果他(指孙坚)待我不好,也是我命该如此。”

(《三国志·吴书·孙破虏吴夫人传》曰:孙坚闻其才貌,欲娶之。吴氏亲戚嫌坚轻狡,将拒焉,坚甚以惭恨。夫人谓亲戚曰:“何爱一女以取祸乎?如有不遇,命也。”于是遂许为婚。)

由此也可观之吴夫人的性格,刚烈坚强的女子,否则怎么能剩下策权这样英雄的孩子呢!

不过本集太要强了,把自己儿子克死了_(:з」∠)_

二气是因为郭乌鸦。于是奉孝你在基本上都比较独立的东吴集数里还能刷爆存在感也真是够了……(掩面

策哥和许都来的使者下围棋。

这里表现了策哥善下围棋,历史上留下的《孙策诏吕范弈棋局面》谱,记录在中国现存最早、最具权威性的围棋专著,宋代著名国手李逸民编著的《忘忧清乐集》中,它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围棋实战起手谱,在围棋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具有重大的影响。

下完了,使者问策哥还有事吗。策哥居然跟张昭撒起娇来……(⊙ ▽ ⊙)




语气非常撒娇……感觉策哥把子布当成一个亲密尊敬的长辈,而这跟他对待公瑾是不同,他跟公瑾在一起就是小伙伴们一起撒欢了……

结果他非要问,果然生气了吧╮(╯▽╰)╭







PS:这里”小人“是地位卑微的人的意思。

都说天机不可泄露,郭乌鸦你非要勘破天机,所以也没比策哥多活多久╮(╯▽╰)╭

奉孝:怪我咯?……


三气是因为于吉。话说本来领导讲话讲得好好的,结果于吉一经过,不光老百姓,士卒也都无心听了,纷纷跑去看,屋里开会的一个将军还趴在窗户上往外窥视。你们让领导的面子往哪儿搁!


好吧,还不光是面子的问题。


邪教都是从蛊惑人心而起的。

结果这一次,他直接被众将老百姓和赶来救场的母亲给气死了。


PS:太史慈的演员不错,威猛精干的武将形象,很配策哥。啊我除了策瑜、昭策,又要萌慈策了<( ̄︶ ̄)>



3.策哥的弥留。那一溜孩子过去应该是权栩匡朗,这集二谋子是个女孩子演的,开始他和策哥、张昭一起逛街,我还以为是小侍童呢。




话说大乔你老公还没死呢你就一天到晚穿白合适吗……

策哥眼中只有功业未竟的遗憾,没有悔恨。他跟张昭说重修汉光武庙的遗愿时我看哭了……〒▽〒


同时他也万分思念周郎




他紧紧抓住老婆的手说




就像曹操曾经想托孤于奉孝一样,策哥也托孤于公瑾。就像银英里罗帅说的:”古代好像有个了不起的家伙,似乎曾经说过这么一句了不起的话。他说一个人临死的时候,如果能够有个可以把孩子托付给他的朋友,是人生至高无上的幸福!“

说完这一切,他终于能放心地走了。



4.关于策哥的墓。

《长沙桓王墓下别李纾、张南史》

唐·刘长卿

长沙千载后,春草独萋萋。

流水朝将暮,行人东复西。

碑苔几字灭,山木万株齐。

伫立伤今古,相看惜解携。


《孙伯符墓下》

宋·周弼  

梧叶萧萧墓草长,梦魂曾断九回肠。

空闻绛帕离章水,谁见黄旗入洛阳。

鸦噪暮园江阪迥,龙盘春戍石城荒。

赤乌不识桑田变,犹自凄凄守白杨。


《长沙王墓》

南宋·范成大

英雄转眼逐东流,

百战功夫土一抔。

荞麦茫茫花似雪,

牧童吹笛上高丘。


这三首唐宋时期的诗,都主要是描写了墓周围的环境。当时孙策墓已经完全荒芜了,“碑苔几字灭”、“梧叶萧萧墓草长”、“荞麦茫茫花似雪”。

另外,诗中提到了“赤乌不识桑田变”,大约是指有“赤乌年”字样的石碑。

孙策墓据说被盗多次。南宋时被盗过,据南宋范成大《吴郡志》记载:吴孙王墓在盘门外三里。政和年间(公元1111—1118年)村民掘得墓砖,上有“万岁永藏”之文,随后又得金搔头、金握臂、银杯、瓦薰炉等物。元代孙策墓又一次被盗,所以元代有好几首关于这次盗墓的诗,详细地描写了墓葬的情况,令人唏嘘。



《桓王墓》

元·郭翼

客行古城下,下有桓王墓。
古城多秋草,牛羊下来暮。


《吴桓王墓》

元·郑元佑

有吴桓王之墓田,乃在盘门南郭边。
墓中玉凫久化土,石上赤乌犹纪年。
寒食无人洒麦饭,东风满地飘榆钱。
功昭前代启吴祚,葬地合择名山川。
阖闾城南不百步,土薄易致耕夫穿。
昭纮众臣号详密,虑不及此宁非愆?
缅思山东举义日,郿炷顾已无诸贤。
惟王父子起相继,黄星闪避东南天。
假之修龄定四海,许下岂容瞒着鞭?
凿山掩匠等发掘,朽壤一抔谁独专?
白杨萧萧北邙路,姓名能得几人传?


《次韵陈维允姑苏钱塘怀古》

元·倪瓒

耕凿古隧穿,乃吴桓王墓。
金雁随冷风,黄肠毕呈露。
悲歌异今昔,蜘蹰缓归步。


《桓王墓》

元·陆仁

城南盗发桓王墓,遗物书年见赤乌。
群酗扬兵俱叛汉,弟兄汗马竟开吴。
但思密隧藏弓剑,宁谓阴房出兔狐。
英气如生风满树,莙蒿凄怆不能无。


两首诗都提到了孙策墓被盗是因为封土太薄,结果直接被耕地的农民挖开了。“阖闾城南不百步,土薄易致耕夫穿”、“耕凿古隧穿,乃吴桓王墓”。诗人还吐槽了张昭、张纮,认为他们把封土搞得那么薄,考虑不周:“昭纮众臣号详密,虑不及此宁非愆?”。

同时,诗中也提到遗物多来自赤乌年间。“墓中玉凫久化土,石上赤乌犹纪年”、“城南盗发桓王墓,遗物书年见赤乌”。也许赤乌年间孙权重新整修了孙策墓,并埋下了新的陪葬品。

值得注意的是,“金雁随冷风,黄肠毕呈露”。莫非孙策墓是黄肠题凑?


《咏吴桓王墓》

明·周南老

城南桓王墓,高冢何穹崇。
昔为盗所发,冢开宝气空。
孱然一髫孺,挥棰定江东。
辟地余千里,义勇日已雄。
万岁期永藏,谁能锢幽宫。
英雄昔所在,燕麦摇春风。


《吊吴桓王墓》

明·秦约

吴王城外桓王墓,秋树连云棘树低。
宝气已随金雁化,磷光还照赤乌栖。
三分割据嗟何及,一代英雄孰与齐。
下马荒丘酹卮酒,不堪风雨晚凄迷。


《高陵篇》

明·卢熊

炎精昔衰谢,海内皆鼎沸。
董卓乱天常,曹瞒据神器。
皇图竟沦没,昭烈尚颠沛。
大野龙蛇斗,强弱共吞噬。
有吴起江东,父子迹相继。
破虏既忠壮,讨逆亦猛锐。
发愤兴王业,指顾定吴会。
句章破妖党,长沙掳勇鸷。
灵威慑遐迩,义声薄中外。
叱咤宛颍平,驰骋风霆厉。
园陵赖修塞,山越销氛沴。
徇国誓捐躯,赍恨悲早世。
四叶垂鸿烈,三方开鼎峙。
庙号极尊崇,功德褒显谥。
□□□□□,补益见明智。
当年奉烝尝,同穴祔幽竁。
后代得贤令,洒扫给奴隶。
斯文传至今,读者为歔欷。
讵知岁月久,椎剽堕奸计。
铭传赤乌字,镜括苍螭鼻。
瑰珍付豪敓,遗甓留款识。
或云金龙船,光怪发灵掞。
云旗纷<方人>蹇,鬼物啸阴晦。
登陟增感伤,宰木亦斩刈。
骊山锢三泉,徒为身后累。
俯仰千载余,英雄凛生气。
伊谁任封殖,激劝由长吏。
陈诗系风教,拭目睹高谊。
魂兮或可招,欲效楚人{此夕}。


《忆昨行寄吴中诸故人》

明·高启

忆昨结交豪侠客,意气相倾无促戚。
十年离乱如不知,日费黄金出游剧。
狐裘蒙茸欺北风,霹雳应手鸣雕弓。
【桓王墓下沙草白,仿佛地似辽城东。】
...


《城南二首次宋五嘉升韵》

清·徐昂发

汉室曹瞒是獍枭,猘儿年少欲横挑。
刀围玉帐觞公瑾,花簇珠屏舞大乔。
水上神书才息焰,床头明镜旋生妖。
蟠龙门外牛羊墓,荞麦粘天似雪飘。


孙策墓在多次被盗之后,估计也不剩下什么了,因此诗人说“昔为盗所发,冢开宝气空”。

“铭传赤乌字,镜括苍螭鼻”、“万岁期永藏,谁能锢幽宫”,这些都是说孙策墓出土的文物,包括有“万岁永藏”字样的墓砖,一面镜子,有“赤乌”字样的碑文等。

“宝气已随金雁化,磷光还照赤乌栖”、“金雁随冷风,黄肠毕呈露”,金雁为帝王陪葬物,不知道孙策墓里是不是真的有这个呢?

“蟠龙门外牛羊墓,荞麦粘天似雪飘”,又一次提到了荞麦。蟠龙门就是苏州城南的盘门,孙策墓在盘门外。之前的诗也提到了“有吴桓王之墓田,乃在盘门南郭边”。

(来源:http://tieba.baidu.com/p/1693986287)


于是,最终”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评论
热度(9)
©阳光乐观的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