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乐观的猫咪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第二十一集《官渡之战(上)》&第二十二集《官渡之战(下)》:

1.刚开始就被本初给雷得外焦里嫩╮(╯▽╰)╭

傲娇的袁·阿娇·本初·绍先生(但是很快就抖不起来了,所以他是受。鉴定完毕。

啧啧啧


能这样平等地喊出这个曾经亲昵称呼的人,至此之后再没有别人了吧。


所以这是一个与前男友再见面的杯具,告诉窝们千万憋吃回头草(什么鬼



想起前几集本初和阿瞒的竹马&战友情谊真令人唏嘘啊,所以他们到底是怎样到了这个地步的呢?(情感节目主播脸

节目突然被乱入的沮授先生打断……


然后就因说话不中听被好大喜功的本初给扁了


这个画面非常有深意,浩浩荡荡的大军后面跟着可怜的沮授先生的囚车,伴随着沮授的凄厉呼喊,镜头聚焦在倾覆的一辆粮车上。不仅预示了这次战争最后的结局,还暗示了袁绍败亡的原因。给剧组点赞!


其实粮草这个问题,曹总那边奉孝也很贴心地提出过,当然一方面说的人不一样,更重要的是听的人不一样,所以同人不同命咯(。



PS:曹总,明明奉孝比你高(得多),你却给人家一头小矮马,自己骑一匹高头大马,你一定是为了拍照好看(就是这样。


2.这集奉孝倒没有太活跃,反而是坐镇后方的文若刷足了存在感(。

先为子阳先生默个哀。


本来子阳先生兴冲冲来献计,结果曹总看到他第一句话是↓


这版的子阳先生面对曹总有点战战兢兢啊


鼓足勇气说完后,曹总根本没理他,因为文若的信来了(真是杯具

众将一听说文若先生来信了,哗啦一下全部进账了。曹总兴奋地念完信,发表了领导讲话。PS:曹总后面那个是李典李曼成哦!


讲完了,想起好像还有什么事(。


在此默哀三秒钟……

其实霹雳车就是投石机啦。



然后子阳先生的报复就是抢走文若的小叔(别信



这表情的同步率,说你们没啥都没人信……

而且,在演义里面,子阳先生是奉孝推荐给曹总的,他跟奉孝的关系应该也很不错,还被陈寿先生列入一个传里。(ZS里是跟着刘勋投奔曹操的)


话说我比较喜欢后面集数里的这版刘子阳,这般精明果敢才是早年砍掉这个又砍掉那个的汉光武帝刘秀之子阜陵王刘延的后代啊(无误)。三国志不知几的游戏头像就是按这版绘的吧,衣服颜色都一样。



所以我也很替他晚节不保感到惋惜,君子慎独啊慎独。


3.这两集里五子良将出来了仨,还有个李曼成,再加上乐进和于禁就可以凑成《李典与五子良将的日常》了。(注:此为Midnight姑娘的文)





儁乂哈哈哈哈儁乂谁叫你的姓名表字是偏僻字……亮点自寻↑

说到文远,你的嘴炮属性是没得救了╮(╯▽╰)╭




理所当然的战场英姿属性。



这集里还发展了小侦探属性(。


以及跟奉孝一样的美貌强大中央背景板属性(。




曹魏的将军阵营列队徒步行进都有种钢铁战车的感觉啊,威风凛凛。


当然,他们也跟谋士阵营一样成双成对翩翩灰了(雾),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4.袁绍之败,除了领袖不决、人心不齐,还在于不纳忠言,导致最后身边只剩小人作祟。除了前面几集就已经关起来的田丰外,这集名单上还加上了沮授和许攸。(当然许攸忠不忠另说,好歹话没错。







本初你看看曹阿瞒对许攸的态度你就知道你为嘛会败给他了(。



不过曹总和许攸互相试探这里真是笑死我了,粮草还剩一年、半年、三个月、一个月、已尽……让我想起了金凯利某部电影里扮演一个无良律师,碰到一个无良女客户,在法庭上问起女客户的胸围,E、D、C、B……哦好吧,是A(原台词为精确的数字。


窝不是说曹总是假胸女客户啦(。


5.本初帐下的谋士,我至始至终就只喜欢田丰和沮授两个。而且这集更给田丰加分,这样深刻地看穿了袁绍的本质,淡定地剖析并去赴死,也只有元皓先生了。

因为这段很喜欢就全部拍了







将袁绍对比一下曹总,两人高下立现。曹总在文远发现文武百官与袁绍的通好信后,哂之,付之一炬。文远不解,曹总说:“当袁绍强盛之时,我尚不能自保,何况他人?”

又,在打败袁绍后,民众代表三皓给曹总献酒,曹总的回应也是相当有水平。



所以本初你败得也不冤。

再来说沮授。沮授的姓“沮”音jū,与“沮丧”的“沮”不同音,剧里大家都念错了。在央视版电视剧《三国演义》中提到沮授字公与,不过此说并不见于一般史料记载,所以先生连表字都没留下。

被俘后瞪视曹操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居然还步步逼近了(先生一定是攻,这就是为嘛窝总觉得他跟别的谋士不同的地方= =


曹总攻不了人,就杀了他(。


大家表情各异皆感叹,奉孝小天使还是不忍啊~



PS:袁绍长子袁谭也露了一小脸,背后干掉卖弄口舌小人真是干净利落,可惜父亲宠溺幼弟,这些哥哥们都倒了霉。




6.千年之后,英雄霸主、良臣武将、韬略计谋皆化作东流水,永远留在人间的怕只是这样眼含泪光的互相一瞥。



断断续续地,传来老兵呜咽的笛声和叹息。



车辚辚,马萧萧,败兵缓缓走过老兵的身边,他的身影却仿佛融入了背景一般,悠远绵长。



就好像雨果在《悲惨世界》中写到的那个吹风笛的苏格兰士兵:“极右的那个方阵,在外面,是最没有掩护的一个,几乎一经接触便全部被消灭了。它是苏格兰第七十五联队组成的。那个吹风笛的士兵坐在方阵中央的一面军鼓上,气囊挟在腋下,无忧无虑地垂着他那双满映着树影湖光的愁郁的眼睛,正当别人在他前后左右厮杀时,他还吹奏着山地民歌。那些苏格兰士兵,在临死时还想念着班乐乡,正如希腊人回忆阿戈斯一样,一个铁甲骑兵把那气囊和抱着它的那条胳膊同时一刀砍下,歌曲也就随着歌手停止了。”



老兵的笛声是什么时候停止的呢?

评论
热度(3)
©阳光乐观的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