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乐观的猫咪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第二十三集《大破袁绍》:

1.官渡之战终于进入尾声了,这集先出场的是辛小白脸。


他这个字让我想起美国佐治亚州,所以他还可以有个英文名George(够

此人有小聪明又能说会道,把曹总说得一愣一愣的233


后来背叛袁谭做了曹操的喊话筒,看这喊得脸红脖子粗的,辛小白脸变成辛小红脸了。


审配毫不留情地把他一家都干掉了


看到从城楼上扔下来的家人的头颅,匍匐哭号在地的辛小红


在城破审配被俘后,抢了徐晃的鞭子就死命抽打审配


审配如是说







我说呢,当时杀辛小白一家老小时,审配说的是把他们“请”上来。

于是辛小白瘫倒在地。



2.本集还有一个小白脸是写下著名的《为袁绍檄豫州文》的“建安七子”之一陈琳。

曹总在俘虏中发现了他


陈小受虽然被曹总吓了一跳,但是回答不卑不亢


然后曹总坏心眼了



于是不得不到旧主墓前读檄文的陈孔璋,颇自有一番风流。




3.许攸死得还挺快,身体力行了no zuo no die的真理。

瞧这得瑟的小样

瞧奉孝这鄙视的眼神233

瞧大家的哄堂大笑

俨然一个小丑。

所以后来在袁绍墓前作大死,许褚不客气地捅死了。




曹总知道后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他是我故交,何必捅死他呢?也没处罚许褚,只让厚葬了许攸。

ZS上是这样的:许攸自恃功高,屡次轻慢曹操,每次出席,不分场合,直呼曹操小名,说:“阿瞒,没有我,你不得冀州。”曹操表面上虽嘻笑,说:“你说得对啊。”但心里颇有芥蒂。一次,许攸出邺城东门,对左右说:“这家人没有我,进不得此门。”有人向曹操告发,于是许攸被收押,最终被杀。

跟杨修的死因差不多嘛,所以曹总最讨厌这种有点小聪明又喜欢到处炫耀的人了,诸位切记。


4.卑躬屈膝想投曹总之好的袁谭,被曹总鄙视了




那当然,虽然从小没少被你欺负,但本初最要面子了。

曹总后来在本初墓前的话怎么听来都有些炫耀之词,本初真是一直被欺负进坟墓啊╮(╯_╰)╭















想起十八路诸侯歃血为盟大会上那样年轻耀眼的红衣本初,不觉人生如戏。

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其实这句话我还想问好多历史人物,可不是谁都能笑到最后。

唉,人生若只如初见。


(咦,好像在公台那里已经说过一次了≡ω≡)


5.蓉哥儿!……啊不,子桓你终于上线了!

看到漂亮姑娘就跑到人家家里候着很痴汉啊,跟曹总妥妥儿的亲父子(。

但是!年方二八眼睛明亮的纯真少年子桓!姑娘再不情愿还是珍惜吧!以后就只有一中年怨妇了啊!




一脸性冷淡的甄氏


《三国志》:文帝问之,……姿貌绝伦。既过,刘谓后“不忧死矣”!遂见纳,有宠。

被前婆婆为了保一家平安当战利品给卖了,能高兴才怪。

甄氏性子也是比较硬的那种,从小使用兄长的笔砚当男儿教养,于是她乞求曹总杀了自己殉节。






话说这婆婆为毛比媳妇还年轻……

曹总最喜欢有个性的女人了,不管是做自己女人还是儿子女人(。


关于甄氏,历史上有关她和子桓、子建的三角闹得沸沸扬扬,我倒不信。她和丕子之间的矛盾就是个性上的不和而已,可她老公是皇帝,于是就杯具了。有人认为她早年丧父,兄长离家,丈夫在外,不懂得如何和男性相处,和婆婆相处惯了,倒是和两任婆婆都很合得来,这种说法比较客观合理。这篇有关子桓、甄氏、郭女王三者关系的考据很有意思,可以一观。戳这

话说虽然很多美女都演过甄氏了,我还是觉得这个对子桓一脸冷淡的甄氏最符合我的想象。对于子桓来说,甄氏不是个温柔浪漫的多情人,只是个无趣冷艳的人而已。


甄姑娘,你不知道子桓这种高冷傲娇就是得捧着吗?冷落了可如何是好?


6.我虽然有时会觉得曹总可爱,但并没有多粉他,可这集要让我粉上他了。

进入邺城时的志得意满






在本初墓前慷慨激昂的一番宏论


















把惇哥都说哭了,嘤嘤嘤曹总窝是你的NC粉……这段台词是编剧写的,并非演义原著,却尽得其精髓。

再加上结尾的《观沧海》



他的这首乐府全诗我都很喜欢,摘录如下:


云行雨步,超越九江之皋。

临观异同,心意怀犹豫,不知当复何从?

经过至我碣石,心惆怅我东海。


 观沧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冬十月

孟冬十月,北风徘徊,

天气肃清,繁霜霏霏。

鵾鸡晨鸣,鸿雁南飞,

鸷鸟潜藏,熊罴窟栖。

钱镈停置,农收积场。

逆旅整设,以通贾商。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土不同

乡土不同,河朔隆冬。

流澌浮漂,舟船行难。

锥不入地,蘴藾深奥。

水竭不流,冰坚可蹈。

士隐者贫,勇侠轻非。

心常叹怨,戚戚多悲。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龟虽寿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评论
热度(4)
©阳光乐观的猫咪 | Powered by LOFTER